盖坦:大连是中国拉玛西亚 武磊有实力可以去欧洲

文章来源:足球报  微博话题:#辽宁足球网#

网站编辑:东大小超  发布时间:2018-09-28 11:28:30 

关键词:盖坦 大连一方 大连一方外援盖坦 武磊 武球王 大连足球 [JRS直播] [JRS直播推荐]

  辽宁足球网/讯 比起穆谢奎的喜感、卡拉斯科的略显孤傲,阿根廷人盖坦在大连一方更像是一个纯粹的“好孩子”。没有人不喜欢盖坦。从他身上也找不出让人反感的地方——这是记者与很多大连球员交流后得出的结论。队友们都对盖坦的职业精神、对胜利的执着、绝不情绪化的比赛态度,赞叹不已。盖坦是目前大连一方队内助攻次数最多、同时也是被侵犯次数最多的球员,但是在场上哪怕是被对手撞得瞬间失忆了,盖坦也不会大发雷霆,而还会想着如何重新投入比赛。来中国已经有大半个赛季了,近日,盖坦首度接受中国媒体的独家专访,他向本报记者袒露了来中国踢球后的各种感受,他个人对于足球的理解,以及对阿根廷足球和梅西的看法。 
 
  [关于文化差异]“大连是中国拉玛西亚”
 
  《足球》:我注意到你在对阵天津权健的比赛中,穿了一双某品牌于十年前生产的球鞋,这双鞋目前市面上很难买到,那么你为何要穿这样一双鞋呢?有什么特殊的纪念价值吗?
 
  盖坦:(笑)这都被你注意到了,你的观察力太强了。这双鞋子对我来说倒谈不上特殊的意义,只是我的脚很适应这款鞋子,我觉得包裹性更好,穿着踢球更舒服,更利于我在场上的发挥。随着科技的进步,现在的很多足球鞋多了所谓这样那样的装饰和功能,但有时候反而忽略了其最基本的功能——穿着踢球舒服就好了。说到这里,我还真得感谢我的中方队友,花费了很多时间才帮我找到了这双鞋的正版。所以这双鞋我训练的时候都舍不得穿,只是在比赛的时候才会穿。
 
  《足球》:为何会选择来中超踢球呢?是什么促使你做出这个决定的?
 
  盖坦:这并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定,因为从阿根廷到欧洲我就经历了一个适应的过程。我之前对中国足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了解,从阿根廷到葡萄牙再到西班牙,至少在语言和交流上我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到中国我需要克服的困难更多。但现实让我不得不选择来中国,因为在马竞的出场时间无法得到保障,而俱乐部也有意出售我,这时大连一方俱乐部给我提供了一份很有诚意的合同,所以我就选择来了。来到大连之前我对未来一切都是迷茫的,但是通过我跟队友们相处以及在大连生活的这几个月后,我现在可以说,我很庆幸自己的选择。
 
  《足球》: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到中西方足球文化差距比较大,你在哪些方面感觉衔接起来比较困难?
 
  盖坦:我经历过阿根廷联赛、欧洲联赛以及中超联赛,如果从整个联赛的职业化水准来说,包括技战术、俱乐部管理、球迷文化等各个方面欧洲肯定是排在第一位的,而阿根廷跟中国都有许多地方还要向欧洲学习和靠拢。我刚到中国来,最初需要适应的是:足球运动员在俱乐部所需要扮演的角色以及在个人管理上的差异,在欧洲尤其是像马竞这样的俱乐部,会有非常庞大的各种服务性团队,而阿根廷和中国的俱乐部在这方面在人数控制上会严格一些,单个服务人员做的工作都会多一些,那么这就需要我们球员在个人事务管理上也要适当多考虑一些。我跟其他球队我熟悉的外援也沟通过,这是中国足球文化的一种特色,我已经完全理解并且适应得很好了,而且大连一方的管理层一直在竭尽全力为我提供最完善的服务,我很满意。
 
  《足球》:你在来到大连之前,是否知道这个俱乐部的一些历史,对于这个城市足球的荣誉是否有些了解?
 
  盖坦:经纪人给我介绍过,我知道大连作为职业俱乐部在历史上拿过很多的奖杯,大连这座城市可以被称之为中国的拉玛西亚,培养出了众多的国脚和优秀球员。而且我也注意到了,目前在我们球队内部效力的中方球员,也几乎都是来自本土的,这在现代足球领域里是很难想象和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已经感受到了大连足球文化的强大,同时这也从另外一方面可以表明,大连足球底蕴好,青训做得好,人才辈出。
 
  《足球》:为何你觉得同一支球队的本土球员都来自同一座城市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你觉得这种同一座城市球员在都集中在同城球队的现象好还是不好?
 
  盖坦:因为对这个现象比较好奇吧,我自己也做了一些功课,比如我听说上海上港、广州恒大、山东鲁能或者北京国安这样的大城市球队,他们都没有太多的本城市球员,中方队员都是来自不同城市的,这点跟欧洲会比较像,但是我也听说,几乎每一支中超球队都会有来自大连的球员,那么这又充分说明了大连足球底蕴的强大,有足够多优秀的人才可供使用。虽然说目前世界足球的趋势是融合,是多元文化交流,但每个国家每座城市每个俱乐部都有自己的特点和实际情况,所以我觉得现象就是现象,不能用好或者不好来评定。我觉得现在我这些队友都很好,他们对我帮助都非常大。
 
  《足球》:你的家人来大连了吗?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
 
  盖坦:我的家人都没有来大连,所以我平时的生活除了训练以及偶尔跟队友交流之外,大多数都是我自己,生活比较简单。其实我很想念我的家人,我父母都在阿根廷,他们不太可能长时间过来陪伴我,我的女朋友也是阿根廷人,在马德里工作,她也比较忙,所以也不能长时间陪伴我在大连生活,我很想念他们,但是我又不得不把全身心投入到这里的比赛中。人生没有完美的,我只能接受目前的现状,也尽量享受目前的状态,因为我需要为自己的理想拼搏,也为了给他们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也努力,所以这么一想,即便是寂寞一些也是值得的。
 
  [关于俱乐部]“周军像是认识多年朋友”
 
  《足球》:你跟中方队友谁接触得比较多?他们给了你怎样的帮助,能举一些具体的事例吗?
 
  盖坦:很多队友都从不同层面给予了我帮助。比如说跟我主动接触最多的是朱晓刚。从我到队之后,他就经常在训练之余的时间带我了解大连这座城市,带我品尝不同的中国美食。秦升到队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也主动跟我接触,他很渴望跟我在场上做更多的配合,比如会跟我沟通如何去更好地接应和提醒我身后有人,商量一些暗语什么的,他也帮助找我喜欢的球鞋。还有我们的门将陈俊林,你发现我穿的那双十年前的球鞋就是他帮我找到并且送给我的,这真的让我很惊喜,我感受到了来自队友的关怀与温暖,我知道中方队友们对我这么好,都是希望我能够更好地发挥自己的能力把球队留在中超。
 
  另外我还想说一个人对我的帮助也特别大,就是我们俱乐部的新任领导周军,他的到来对于整个队伍的改变是巨大的,他是一个非常懂得足球和管理的好领导。他的到来可以说是改变了整个队伍的士气和氛围,尤其是对我个人的帮助和鼓励,激发了我的斗志让我更想要长久地留在这里了。有他在,我觉得下一个赛季的大连一方是值得期待的,就我个人来讲,我是非常期待的。
 
  《足球》:能具体谈谈吗,周军的到来究竟给这个球队带来了哪些变化,让你如此感慨?
 
  盖坦:首先我觉得新任总经理是一个非常职业和欧化的经理人。如果不看他的样子,只跟他在思想上交流的话,我会觉得他的很多思维和理念更接近于欧洲的职业经理人,他很懂得该如何跟球员交流,也知道球员在什么情况下需要什么样的沟通方式和用什么样的话语比较合适,每次跟他交流后都非常舒服。其次,他很清楚什么是一支球队管理的真正核心,什么是真正能够改变一个球队不利局面的关键。要知道,他接手球队的时候,我们整个成绩非常低迷,舒斯特尔教练也刚刚上任不久,整个队伍都在迷茫的过程中,整个俱乐部的士气都是比较低落的,他的到来从管理上先形成了一种动力,把很多之前比较凌乱的细节都梳理好了,把每个人的职业也都分得很清楚了,让我们知道每个人应该做什么,做事的标准是什么。他让这个俱乐部更职业化了。我之所以说我对他大连一方俱乐部未来有信心,就是因为我看到了他是真正懂足球和管理的人,他能够把这支球队带到一个正确的方向上去。你看现在我们的成绩在稳步提升,就是因为凝聚力增加了,所以更好了。我个人为何那么欣赏他,是因为他总是给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像我一个相处了多年的朋友,而不是领导。他总是问我需要什么,或者看到我需要什么就帮我事先想到,还会经常问我俱乐部有哪些方面做得还不够好,让我可以大胆提出自己的意见。你知道,他这样做人做事,会让我们每个球员都感觉俱乐部是我们的家,我们是一家人,为了家人我们是肯定要拼搏和不顾一切维护的。
  
  [关于适应]“0比8非真实实力体现”
 
  《足球》:你刚刚提到了之前成绩不好,球队士气低落,那么我想问你,在经历了联赛首轮客场0比8之后,你的感受是怎样的?是不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你是如何走出困境的?
 
  盖坦:其实那场比赛的情况是比较特殊的,我记得我跟卡拉斯科还有丰特三个人,周四才抵达中国,然后周五就跟队友们合练了一次,别说叫上名字了,如果不是我们穿着同样的队服,我甚至不能分辨谁是我的队友谁是对手(笑)。然后我们周六就直接上场比赛了。但我们的对手是谁呢?是中超的一个巨人,是冠军球队,他们的配合非常熟练,我们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球队应战,所以我觉得那场比赛的比分有太多的偶然性,并不是两支球队真正实力的体现。那是我来中超的首战,输得确实有些夸张了,尽管我知道有很多特殊情况和背景,但比分还是很刺眼的,当时看到上海球场大屏幕显示的数字,我的内心是有些滴血的。但我也告诉自己,这可能就是球队的最低谷,之后我们一定会往上走。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让这种悲剧再度重演,那么事实也证明三个月后我的判断是对的,我们跟上港之间没有8个球的差距。
 
  《足球》:那么你觉得球队在0比8之后,经过了哪些调整,在哪些方面取得了进步呢,最终主场能够战胜上港了呢?
 
  盖坦:在8月5日主场对阵上港之前,我们其实已经3负1平连续四轮不赢球了,球队的压力是比较大的,所以打上港之前是不需要任何动员,大家也都憋着一股劲的,而那场比赛,卡拉斯科的回归是至关重要的,对于整个战斗力有着明显的提升。而球队的进步,则更多源自于我们大家日复一日的配合,彼此更加熟悉,对于中超各队的打法和节奏也更加了解,同时也更加相信彼此,所以成绩自然就提升了。
 
  《足球》:我在对穆谢奎的一次采访中,他曾经说过,你跟卡拉斯科在阅读比赛能力的思维速度上,要超过包括他在内的中方球员10倍,那么在穆谢奎这样的外援眼里都觉得跟不上你们的思维节奏,那么你在与中方队友配合的过程中,又是如何适应的呢?
 
  盖坦:在跟中国队友配合方面,我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困难,因为我之前经历了从阿根廷到欧洲踢球的过程,哪怕是我们说着同样的语言,但也会出现对同一种情况不同处理方式的差异,那么到了中国,对于足球不同理解的情况是正常的。至于穆谢奎给予了我和卡拉斯科这样高的赞誉,我觉得他过奖了,我们只是做到了我们作为中场球员应该做的,从小踢中场,我本身视野范围也比其他队友要广阔一些,所以考虑问题就应该多一些,这都是我职责范围内应该做的。跟中国队友达到默契,我更多的是观察他们的出球习惯,同时结合场上的形势,给予他们足够的信任,时间长了配合自然就越来越好了。
 
  [关于中超对手]“北京国安最难对付”
 
  《足球》:是否已经熟知中国的U23政策,如何看待中超的这种U23使用方式?在阿根廷和欧洲是如何培养和使用年轻球员的?
 
  盖坦:来到中超踢球后不久我就知道中超联赛有这种政策了,这可能是出于中国足球发展的需要吧,毕竟年轻人代表着足球的未来和希望,尽管这种方式在欧洲和阿根廷并不普及,但是我尊重中国足球的一切政策和决定,因为我不了解如果采取别的方式是否能够满足中国足球发展和培养年轻人的需要,因此我也不适合拿别的国家的情况做对比,适合欧洲和拉美的,也不一定适合中国。
 
  《足球》:那么你觉得大连一方队的几名U23球员如何?
 
  盖坦:我觉得王耀鹏、李帅和汪晋贤是所有大连一方队的U23球员中最出色的3个,他们既有拼搏精神也有足够的竞争力,我认为再过两到三年,他们都是有实力进入中国国家队的,而他们获得这样多的比赛机会而且有这么出色的表现,我认为对于大连一方队其他年轻球员也是一种激励。
 
  《足球》:在大连一方战胜广州恒大、上海上港和山东鲁能几支中超强队的比赛你都参加了,那么你对中超强队的实力也有了足够的亲身体验。那么在你看来,这几支球队谁最强,谁最难对付?
 
  盖坦:你遗漏了一支球队,北京国安。谈中超强队不能只看到我们战胜的,北京国安是我们首回合和次回合都没有击败的球队,我认为北京国安是我在中超本赛季遇到的最强的、最难对付的对手,大连队在他们身上找不到任何破绽,我也并不是说因为我们没有打败他们就觉得他们最强,事实上也真的觉得这是一支很有实力的球队。但这并不意味着广州恒大、上海上港和山东鲁能就比国安弱,不是这个意思,这些有实力争冠的球队就没有一个容易对付的,我们战胜这些对手也只能代表过去,每一次再度相遇都是未知数,这几支球队的实力很难分出高下,只能看他们在联赛里的综合表现。但我有一种预感,大连一方走在了一个正确的发展道路上,或许再过一两年,我们也会有希望加入到争冠行列中。
 
  《足球》:你也这么说,穆谢奎也这样说过。他说他认为大连一方早晚会回到属于自己历史的位置中去,加入争冠行列,这个时间不会太久。那么既然提到穆谢奎,说说你对穆谢奎的印象和评价吧。
 
  盖坦:我觉得穆谢奎首先是一名很勤奋的球员,也是很有实力的球员,他在场上的作用不仅仅是进球,事实上他还参与防守和拦截,他的战术纪律非常好,而且他也总是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致。同时他也有比较好的心态,虽然有时候会错失一些看似简单的进球,但要不了多久他就会用不可思议的高难度进球方式来回报大家。
 
  《足球》:有人说卡拉斯科从世界杯回来之后状态更好了,你是否也有这样的看法?你觉得他踢得更好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
 
  盖坦:踢完了前几轮之后,我跟卡拉斯科交流过,他自己认为自己在中超的前几轮踢得确实比较一般,我也这么认为,因为我们必须面对事实说话。这里面有两点原因,第一是对于中超的不适应,第二是跟队友缺乏默契,对于队友出球习惯的不了解,所以不能总是踢到一起去。如果一定说他从世界杯回来之后状态更好了,这点我也不否认,或许能够站在世界足球的最高平台上对于他的身心是一种愉悦,而且他也完成了自己人生的一个梦想,同时他也走过了中超的适应期,能够更好地融入到球队整体战术当中来了。而在我看来,与其说是卡拉斯科踢得更好了,不如说是大连一方整体更好了,大家能够给卡拉斯科提供他想要的配合了,所以整体实力的提升也就更加把卡拉斯科的能力衬托出来了,毕竟在中超如果只靠外援来解决问题也是不足够的。
 
  《足球》:在中超所有踢球的外籍球员当中,你觉得谁踢得最好?
 
  盖坦:毫无疑问,卡拉斯科。
 
  [关于职业素养]“被侵犯不发火不是害怕对手”
 
  《足球》:如果从出场时间来看,你在大连一方队排名第二位,第一位是门将张翀,第二位就是你。那么很多人说其实你才是这个队真正的战术灵魂,你如何看待这种评价?
 
  盖坦:能够踢这么多比赛我是非常开心的,因为之前在马竞我缺席了很多比赛,而我之所以愿意来中国踢球也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比赛时间能够有充足的保障,但只是保障比赛时间还不够,我必须要拿出相应好的表现对得起这种时间。我是踢中场的,确实对于战术有着比较重要的作用,但至于我是不是核心,这个我觉得不重要,我也从不去想这个问题,我只是努力做到如何执行教练的战术要求,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最好就够了。
 
  《足球》:有一项数据显示,你是目前中超传威胁球总数排名第二的球员,仅次于上港的奥斯卡,同时你也是大连一方队被侵犯次数最多的球员,而我注意到,你每次被侵犯之后,甚至你在跟北京国安比赛中被对手撞得暂时失忆之后,你都没有抱怨和愤怒,从这点上来说你的职业素养被很多一方的队友所称赞,尤其是秦升,他多次提及对你这点的佩服,那么你是如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的呢?
 
  盖坦:我在本菲卡时期,踢了6年球,参加了250多场比赛,送出了80多次助攻,但我进球也就40个多一点,作为中场球员,我觉得自己在组织进攻和传威胁球的能力上还可以,但是我破门得分的能力确实还需要加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正核心应该是既能够传球又能够进球,所以从这点上来说,我承认自己在战术上的重要性,但是我认为我做得还不够好,我还需要做得更好。
 
  至于你说被对手侵犯之后我从不发火是吧?无论对手多么粗暴和野蛮,我都不跟他们纠缠,这个习惯其实是我多年养成的。我并不是害怕对手,也不是不敢跟他们争吵,但是从小开始踢球,在阿根廷,在本菲卡,在马竞,在中国,我经历了不同的阶段。欧洲在对于球员保护和犯规尺度方面的吹罚是比较严格的,但是阿根廷和中国情况接近,是比较宽松更加鼓励对抗的吧,我只能这么理解,那么我不发火是因为,第一我这个位置就决定了我肯定要被侵犯很多次,完全处于战术上的需要;第二,我跟任何对手都不存在个人恩怨,他们对我犯规完全都是出于比赛的需要,有时候这个尺度也很难掌握好,所以我理解他们;第三,我发火并不能够解决任何问题,要么进一步激怒对手让他下脚更狠,要么让自己失去理智情绪混乱,其实把问题留给裁判就好,如果对手很过分裁判会做出适当吹罚的,那么即便裁判不吹罚,也不会因为我的抗议有什么太多改变,还会增加裁判对我的坏印象;第四,对手如果非要用粗暴的犯规来拦住我,比如说在阿根廷或者在中超,我就告诉自己是我的实力决定他们只能用这种方式,对手的意图就是从我脚下断球,用技术达不到的时候就只能用犯规。第五点,我不与侵犯我的对手过多纠缠,我是希望给他们一个自省的机会,你对我很过分,但是我对你很包容,那么大家都是职业球员,我让对手自己思考是否一再粗暴地对我犯规是否合适,对手会思考,裁判也会思考,观众也会思考,所以我觉得自己不在这上面过多耗费时间和精力是正确的选择。
 
  [关于中国球员]“武磊有实力可以去欧洲”
 
  《足球》:你觉得球队走到今天,主教练在哪些方面给予了球队比较重要的改变?
 
  盖坦:我们整个教练团队都来自欧洲,所以他们的管理理念都是欧洲式的,对于我们这些外援来说是比较适应的,主教练比较注重在精神方面不给队伍太大压力吧。比如我从其他外援那里听说,有些球队在赛前两天就要提前集中住队,而我们从来不是,我们主场都是赛前一天晚上才住队,而到客场也都是提前一天过去,整体集中的时间比较少,这样一来,我们的心态会比较放松。因为熟悉欧洲足球的教练会比较注重球员在场上的注意力,一旦球员集中时间过早过长,其实是会造成球员们精神上太疲惫的,这样一旦提前有精神疲惫,那么在场上比赛的时候机会出现精力不能完全从头到尾集中。其实,球员除了训练场上竞技状态重要,精神状态也很重要,只有球员精神愉悦,才能百分百全心投入到比赛当中,而真正能够给球员带来精神愉悦和减缓压力的,是家人的陪伴。
 
  《足球》:你跟中超其他的阿根廷外援有联系么,交流频繁吗?比如说河北华夏的拉维奇和马斯切拉诺等。
 
  盖坦:比起马斯切拉诺和拉维奇,我跟北京人和的奥古斯托交流得更多一些,因为以前我们曾经是马竞队友,我们一起训练的时间长一点,所有交流就更多一些。而跟拉维奇和马斯切拉诺主要是在国家队有过短暂相处。
 
  《足球》:在中超联赛中,有没有哪个中方球员给你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你感觉比较出色的?
 
  盖坦:有,我先说我们队。在一方队中有很多出色的球员,比如说秦升和周挺。这两名队员我能够感觉到他们对于足球理解和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他们无论是在战术作用上还是对年轻球员的帮助上,都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在很多重压的情况下他们并不慌张,而且能够随机应变。除了他们之外,我们的门将张翀、后卫杨善平,还有朱晓刚、朱挺,都是很不错的球员。如果说除了我们队以外其他球队的球员,我感觉上港的武磊非常出色。他的实力应该是可以去欧洲踢球。
 
  《足球》:就大连一方目前的积分来说,你觉得已经完全度过危险期了,是否可以说是保级基本成功了?
 
  盖坦:理性地说,最危险的时期肯定是过去了,毕竟我们已经离开降级区的位置了,但是否说已经保级成功了,我觉得还没有,毕竟联赛还有很多轮,我们并没有拿到足够的分数,只能说我们距离成功保级的目标越来越近了,但是往往事情就是这样,越接近成功目标的时候,越不能松懈,否则就有可能犯大错误。而且我觉得球队既然已经走上了一个比较好的轨道,我们首先树立的应该是尽快拿到保级分数的目标,然后在此基础上争取打得更好,为明年做准备,但一切还是以拿到足够保级分数为第一位。
 
  [关于阿根廷]“梅西对我是神一样的存在”
 
  《足球》:世界杯的比赛你看了吗?怎么看待阿根廷队的表现?
 
  盖坦:有惊喜也有遗憾。我们是被法国队淘汰的,但是最后法国队拿了世界冠军,而且就以法国队在本届世界杯的表现来说,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冠军,因此我觉得被真正有实力的球队淘汰也没有什么遗憾。我觉得阿根廷国家队目前正在经历一个更新换代的时期,走过这个时期,球队成绩还会再好起来。
 
  《足球》:你如何看大家对于梅西的批评?
 
  盖坦:我可以很坦率地说,梅西对我而言,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所以我不接受任何对于梅西的批评与指责。因为外界都不真正的了解梅西,而且总是因为他的能力太强,对他的要求也就过分地高,所以让他招致更多不合理的批评。梅西已经竭尽所能,带领球队闯入巴西世界杯决赛,美洲杯决赛,并且带领球队在预选赛困难重重的情况下杀入世界杯决赛圈,他已经为国家队贡献了许多他能做到的,而且我在国家队的时候跟他做过短暂的队友,我看到他的能力以及他的职业,其实他的能力是那种即便不用训练也能踢得很好的,但他永远都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总把自己当成是国家队新人那样要求,他身上的这种谦虚和职业精神,感染着国家队每一个人。至于说他在俱乐部踢得更好,那他从小就是在西班牙足球环境下长大的,踢得好很正常。但足球早就过了只靠一个人就能解决战斗的年代了,比如说德国世界杯夺冠,法国世界杯夺冠,单独靠的是哪个球员?都不是,都是依靠整体,所以不能把阿根廷拿不了冠军的原因都归结到梅西身上。
 
  《足球》:你觉得梅西能够跟马拉多纳放在一起对比吗?
 
  盖坦:我觉得还是不能放在一起这样简单比较的。我认为他们都很伟大。但是毕竟我只是看录像看马拉多纳如何踢球,没有跟他真正一起踢过,而我跟梅西一起同场竞技过,感触更直接更深刻,所以让我就把他们两个直接对比,我给不出客观准确的答案。马拉多纳的伟大在于他给了阿根廷永远的精神鼓励,梅西的伟大让我们知道了一个球员可以把足球踢得如此出神入化。
 
  《足球》:在中国有很多的阿根廷球迷,你感受到这点了吗?其实阿根廷很多球星都受喜爱。
 
  盖坦:原来如此,我也感觉我们比巴西球员在中国拥有更多的支持者(笑)。
 
  《足球》:最后一个问题,你听说过孔卡在中国吗,你觉得自己会超越他吗?
 
  盖坦:我当然知道孔卡,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球员,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海外效力。他在阿根廷出道,然后去了智利,最后在巴西弗洛米嫩塞成名,来到中国掀起了一阵浪潮,我关注过他的。来中国踢球的那段日子是孔卡职业生涯最高光的时期,他是一个10号位的球员,典型的阿根廷球员,但是像他这种古典型的球员在现代足球中越来越少了。我来中国的目的不是来跟孔卡比较,我是为了帮助我的球队,我能否超越他也不重要,但是孔卡带给中国足球的影响力和好印象是我努力的方向。(贾岩峰)

汇鑫赛事分析网&专业竞彩分析网站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球迷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