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VS于汉超 "我们能吃苦,我们不服输"

文章来源:足球报  微博话题#辽宁足球网#

网站编辑:东大小超  发布时间2017-01-05 12:52:00 

关键词:于汉超 大连毅腾 辽足 辽宁宏运 辽足87一代

  辽宁足球网/讯 作为这批辽宁队87年龄段主力成员之一的于汉超,回首过去在辽足的那段经历,也很是感慨,如果在一个投入持续稳定的俱乐部,这一批球员也许可以创造更好的成绩。
 
  《足球》:随着杨善平转会天津权健,当年你们从大连一起被卖到辽宁队的87一代球员,全都离开了。
 
  于汉超: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足球规律,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慨。辽宁队本来走的就是培养人、然后出售球员的路线,你看在我们之前,辽宁队有辽小虎一代,又有徐亮和王新欣他们,然后是我们87这一代,来来走走在职业足球圈是非常平常的一件事。能够放走一个两个,那就意味着还有三个、四个、很多个,都会相继离开,毕竟这也是辽宁队一种创收的途径,生存的模式。国外这样的俱乐部很多,利兹联、南安普顿,他们都要靠出售球员来维持俱乐部的运营,毕竟哪个联赛里都不可能全是豪门。我觉得辽足这些年一直都在按照自己的节奏走自己的路,出售球员也是有节奏的,能够连续数年维持着俱乐部运营的平衡,也是挺不容易的。
 
  很多人都说辽宁队在卖血求生,为什么在你看来却这么平常?
 
  是不是卖血这不是哪个俱乐部决定的,这是市场决定的,也是自己的真实处境决定的。我们谁都不能否认,辽足这种生存模式,其实让中超很多球队都受益了,因为辽足确实是为数不多敢给年轻球员提供平台的俱乐部。投入少是事实,但是如果投入不少,全是大牌外援,那也就不可能有我们这些中方球员的生存空间了,而且辽足在培养年轻球员方面特别有耐心,不会说你不行就马上否定你让你坐板凳,而是会一直相信你,给你机会,教练认真教,老队员也会提携,所以才会有一批批球员从辽足出来。
 
  我倒是觉得,如果辽足能够走长期培养和出售年轻球员的道路,也不错,当然这条路不好走,毕竟中超目前竞争太激烈了,只有在中超站住脚跟,这种培养可能才会有更好的回报。总体来说,每个俱乐部都有视自身情况选择自己生存方式的权力吧。
 
  说说你们87一代吧,你们的关系融洽吗?平日私下联络多吗?
 
  其实我们曾经在辽足效力过的队员感情普遍都不错,大家私下都会保持联络,尤其是我们87一代的感情更好,因为我们很多是从小就在一起踢球长大的,从东北路小学到铁路再到辽足,都是跟着程显飞教练一起训练成长起来的,共同的经历和回忆都挺多的,很要好。加上我们一起到辽宁队之后,以前的辽宁队还是经常封闭训练的,大家都住在队里,业余时间基本也都在一起,所以我们经常结伴。不仅是我们一起从大连到辽宁队那批关系好,包括像张鹭从天津过来的,因为跟我们年龄相仿,也都感情很好。我们经常十几个人一起出去吃饭,有时候甚至十七八个人一起坐火车回大连,那场面别提多壮观了。
 
  你们这批人的特点是什么?
 
  吃苦,我觉得我们这一代吃了很多苦。从小跟程导一起训练的时候就特别苦,我们真的是苦出来的。程导是个非常好的教练,他带队非常严格,我们从小一天三练都是家常便饭,不管是在什么样的天气和环境下,都得咬牙坚持。比如说我记得在大连11月末的时候训练,程导带着我们在三家河子的海边沙滩上练,那个季节的大连,经常有雨夹雪,沙滩上退潮后会结成薄薄的一层冰碴子,我们就在那个上面训练。那时候我们主要进行一些铲球和身体灵敏度方面的训练,毕竟是海滩,怎么也要比大连城里的场地软一些,程导怕我们受伤,所以选了那里。但是那里也有水,我们训练量又大,经常是练完了,衣服被汗水和地上冰碴子碎了之后变成的水全部打湿,训练的时候不觉得冷,但是训练完了之后会觉得身上的衣服能重上好几斤,而且还特别冷。但那时候我们都不怕苦,只要能跟着程导训练,没有一个喊苦喊累的。而且一个个还训练得特别认真,因为程导强调训练投入程度,一对一,二对二的时候强调真拼,铲球也要真铲,所以有时候踢着踢着火药味就出来了,现在想想真是很有意思。就在那样的条件下,我们这一代成长起来了。
 
  我们那时候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没有想太多,就觉得能够踢球就是一种幸福。
 
  你们被卖到辽足之后,条件有没有好一点?
 
  辽足的经济条件大家是知道的,在中超从来不算有钱的,在我们刚到辽宁队那时候,也是比较艰苦的。我记得有一年沈阳雪灾,那是2007年联赛刚开始,我们第一场是客场,队友们出去比赛了,而我因为有伤病所以留在了队里。那时候住在于洪区的一个宿舍,赶上雪灾的时候那里停水停电停气,在那样冷的天气里,如果我们不走出去,就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陈洋陈导留在队里带着我们,所以在他带领下我们就向南湖大院进发。我们是走着去的,根本没有人和交通工具,雪有多深?已经快到我大腿根了,每走一步都很艰难,路上到处都是抛锚的汽车和推车的人群,当时我们走散了,我跟陈导是一组,推车的人里我们还零星看到自己队友的身影。我记得我俩走了四个多小时后,看到一个部队的吉普车停在路边,轮胎也给陷在雪里了,我跟陈导主动上去帮忙铲雪,表示我们是辽宁队的,希望能够带我们一段,后来部队的车把我们送到了南湖大院。这些经历回想起来也都是挺宝贵的,一般人赶不上。
 
  你觉得什么是你们辽足87一代球员身上特有的性格?
 
  不怕吃苦是我们共同的性格特点,不服输是我们统一的性格标签。因为我们这一批球员从小谁吃过多少苦,谁家里什么条件大家都很清楚,我们都是苦过来的,用东北话来说就是我们都比较皮实,小时候没少风里来泥里滚,也挨过教练的打,但是没有怕的,都踢球踢得劲儿劲儿的(东北话,意为较真较劲)。我觉得我们那一代的足球经历,生活阅历,会深深影响我们对于下一代的教育,我有了我的孩子,我会告诉她,孩子,人生最大的幸福其实是在年轻的时候能够多吃点苦,只有早吃苦才可能早享福。我们辽足87一代的球员,是从小一起打群架都没有输过的团队,这种不服输的精神会一直深深扎根在我们每个人心里。我们都是能打硬仗的。
 
  你作为87一代的核心球员之一,你感觉在辽宁这几年的经历,给你感慨最深的是什么?
 
  是降级和重返中超。我们刚到辽宁队的时候都很小,十八九岁,当时还真是不能挑得起什么大梁,我们也是在边学边踢,边踢边学的状态,但是辽足历任教练都愿意提拔年轻球员,所以我们有机会很早就进入一队了。辽宁那几年很波折,我们经历了降级后,大家都很难过,马导当时带我们在昆明冬训,练得特别狠,因为我们都憋着一口气希望能够早点冲回中超。我记得有一天,我们训练结束后,刚好遇到别的球队训练也结束,有个球队的助理教练就在我们身后说:“这么个练法,是想上东方时空出名啊!”当时我跟很多队友都听到了这种风凉话,这也更加坚定了我们跟马导好好练的决心,我们知道降级了就会有人看我们笑话,是我们不争气,我们一定要马上重返顶级联赛。后来我们第二年就以中甲冠军身份打回去了,这在中国职业足球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就是降级后第二年马上以冠军身份立刻回去。
 
  升降级这件事对于我们这一代球员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就是让我们懂得了不努力就要挨打,不努力可能就要失去最好的平台,而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辽足降级是我步入职业生涯后第一次沉重的打击,但是那次沉重的打击,也让我们这一代球员慢慢成长起来了。
 
  从我以往对你的采访中能够感觉到,你跟马林马导的感情似乎很深。
 
  是的,我觉得我在辽宁这些年的成长,离不开马导的悉心栽培和教育,他不仅教会了我球技,在做人做事方面,如何面对困难、职业生涯的挫折上,他都给了非常详细的指导。马导当时对我们管理很严格,也很细心,他会观察我们在球技上的进步,也会观察我们在生活中的一举一动,我们这一代球员都很听他的,也很佩服他。我记得在我刚刚在一线队打上球以后不久,他找我们几个年轻球员谈话,告诉我们,中国足坛未来至少有十年的时间可以让我们去闯荡,谁努力谁就有更多机会,谁有能力谁就不可能被埋没,辽足给了我们机会,所以我们要努力回报辽足,大家一起在辽足打出一些属于自己的好成绩。那时候我们听了都很激动,我们也很想跟马导在联赛里打出一些好成绩。遗憾的是球队情况始终不那么稳定,所以人也总是流动,很多当初大家都期待的梦想也没能实现。
 
  你们在辽足能够打上主力之后,来自中超其他球队的诱惑多吗?
 
  我们降级那年就有其他球队希望买我们这批87的球员,当然不是全都买走,有几个人是被看中的。但是马导当时说服了俱乐部一个都不卖,因为他觉得我们属于刚刚起步,如果在他手下他还能继续好好调教我们,如果不在他手下,到别的队,也许会给我们机会,但是宽容我们犯错的可能性相对减少,要是表现不够好,有可能就会坐到冷板凳上,这样日子长了人可能就废了。所以降级那年,后来俱乐部把我们年轻球员都找到了一起,我们都签了五年的长约,反正想着能跟马导一起能够学很多东西,我们大多数人也就都留下了。至少当时我是那么想的。
 
  那时候给你们的待遇怎么样?
 
  刚到球队时的待遇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们每个月的工资就是1000元,第二年是3000元,第三年是6000-8000元,要看是不是国字号。
 
  这么少的工资你们能够抵挡外面的诱惑吗?
 
  年轻的主力球员就这待遇。这种待遇肯定不够我们日常生活的,没办法,节衣缩食呗,或者大家一起活动,我们平时吃饭经常都是10个人一起出去,每个人出100块钱,加起来一千块钱能够吃顿好的。我们那一代都是从这种日子过来的,所以我们特别珍惜今天的生活。
 
  我跟你们辽足87一代的球员聊过,他们觉得你算是他们的杰出代表人物,因为你的能力和你所取得的成绩都是其他人很难企及的。
 
  我不这么认为,我不否认我有能力,但是我觉得我们那一代球员很多都有能力,杨旭、杨善平、丁捷都是很有能力的。再说成绩,其实成绩只能代表过去,不能代表未来,大家职业生涯都还没有结束,现在就说谁是获得成绩和荣誉最多的,还太早。衡量我们这一代谁是不是最出色,标准不是看谁在哪个球队,哪个球队排名怎样,拿到了什么荣誉,我觉得其实每个人都应该跟自己比。如果你说我个人在我们辽足87一代中有什么特殊的,我觉得就是我的坎坷,因为在我职业生涯中有过韧带断裂这种几乎可能葬送职业生涯的大伤,也曾经有过一年胖了30斤的时候,当我回到队里时很多人都觉得我废了,但是我用了50天就恢复了状态重返赛场。我觉得这段经历算是我个人比较特殊的,自己能够完成这一段挑战是最让我感到自豪的。如果你要是能够详细跟我们那一代每个队员聊聊,你会发现他们都有各自的挫折,都有过各自不同战胜挫折的经历,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说,我们这一代统一的个性是不服输。所以不要把什么这一代最好的评价给我,能够坚持到今天,能够继续在职业生涯的道路上向更高的平台迈进,无论早晚,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贾岩峰)

互动讨论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球迷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