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家齐:辽足,借问君去何方?

文章来源:新浪博客  微博话题:#辽宁足球网#

网站编辑:东大小超  发布时间:2013-12-30 20:45:01 

关键词:辽足 辽宁宏运 [JRS直播] [JRS直播推荐]

    辽宁足球网/讯 从十连冠到降级,从甲B到甲A,从甲级到中超....自打进入了足球职业化的岁月,辽足就像一只没了风帆,没了航向,没了舵手的破船,在资本足球与行政足球的汇流里,跌宕起伏,苦苦挣扎。
从欠薪到卖血,从弃亚冠到默契球,从辽跑跑到贵州裸奔....自打进入了足球职业化的岁月,辽足就像在世济公,“酒肉穿肠过,管它名誉留不留”。
 
    赖的有理,脏的光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没了威风,倒厚了脸皮。
    
    从抚顺到大连,从北京到鞍山,从锦州到盘锦....自打进入了足球职业化的岁月,辽足就像一个落魄的贵族,漂泊中,虽然还昂着头,但心中早已没有了复兴的念头,有的只是为了苟延残喘,手拿打狗棍,四下敲门,然后心安理得地讨吃讨住了。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就在恒大嚷嚷要进京的时候,宏运却频频请求要“下海”。
    
    如果说恒大进京是一展宏图的话,那么宏运的“下海”只能说是偏安一隅了。
    
    于是,人们不得不问:宏运究竟要把辽足带向何方?辽足明天的命运是灰暗还是明亮?纠结里,谁来给出答案?
  
    辽足的新家是个什么样子?
     
    说实话,辽足找的新家挺好的,请看广告词:“瑰丽似火的红海滩,高贵轻盈的丹顶鹤,苇浪连天的大苇田,玲珑剔透的盘锦大米,地处辽河三角洲的盘锦静候您的到来。”只是盘锦这个名字在辽宁还算尽人皆知,在全国名气就差多了。盘锦的城市不大,在辽宁14个地级行政区排名第11位,沈阳的车牌号字母打头是A,盘锦的车牌号是L;盘锦的人口不多,城市人口才140来万,沈阳是800多万;盘锦的城市很富,著名的辽河油田就在盘锦,有辽宁“小沙特”之称,在辽宁车牌号排在11位的盘锦,生产总值竟然排在了第四位;盘锦有好多的美味,那河蟹堪比大闸蟹,那大米成为了专供,还有烤鸽子、蒸虾皮......不是想为盘锦做广告,是盘锦市政府和宏运确实高明,把辽足弄到盘锦,人们就不得不想了解一下盘锦。不是想为盘锦做广告,只是想说,辽足要不是为了踢球去盘锦,那可享福了,要美味有美味,要风景有风景,要钱有钱。
 
    不过,辽足要是为了踢球去盘锦安家,就有些问题了。
 
    先说盘锦的地理位置,盘锦位于辽宁的西南方向,再往西南走就是大海,可这大海没有海港,因为盘锦沿海全是3米左右的浅海滩,除了候鸟,大船是进不来的;没有大机场,除了候鸟,飞机是进不来的,那就剩下了陆路的汽车和火车,可这里没法和沈阳作为交通枢纽和地理中心相比,辽宁的各地球迷要是每周奔赴盘锦可要历经不少的颠簸。沈阳到盘锦,汽车要3个半点,高铁要一小时,沈阳以北以西的地区球迷花费的时间会更长。
再说那主场红滩体育中心,设施设备没得说,是为全运会新建的,可它离盘锦市区还需40多分钟的车程,可以说临界营口,从营口的辽河大桥就可放眼红滩体育中心,难怪营口球迷说:“盘锦拿钱,营口看球”。
 
    不管足协是用什么样的车速来测量沈阳桃仙机场与盘锦红滩体育中心的距离,反正辽沈球迷不会像候鸟那样顺畅而惬意地,执着而准时地奔向盘锦红海滩。
 
    最重要的还不是地理的距离,而是心的距离。盘锦人朴实热情,智慧聪颖,但热情代替不了对足球的狂热,更不用谈执迷了。
 
    盘锦这座城市一如那浅海滩,足球文化的底蕴不厚,而且可以说体育文化底蕴也较薄。谈不上什么足球人口,就是球迷组织也似盘锦的车牌名次。
 
    如果说辽足安家盘锦是为了普及足球文化,那没的说;如果说为了苟延残喘那也没得说,但要是为了职业足球的发展,为了辽足的号召力和吸引力,那就问题大了。
 
    辽足的新家是个什么样子?除了小富美,没有足球。
  
    宏运为何弃大爱小?
 
    辽足要搬家,准确地说应是俱乐部要搬家。
 
    沈阳800万人口,盘锦140万人口。这样简单的数字对比,绝对是不能搬家的理由;沈阳一分钱不给,盘锦给了3000万,这样不简单的数字对比,绝对是搬家的理由。
 
    3000万对于当下中超的一些俱乐部也只是买个外援的钱。宏运俱乐部真的就差这点钱吗?真的就能够放弃东北最大的城市,放弃足球底蕴非常深厚的地方,而虎落浅滩吗?
 
    面对这一系列的问号,宏运人给出了答案:是的,我们就差这3000万,还有,不止是这3000万。
     
    宏运俱乐部高层难得坦率地说:
 
    “这次主场外迁,宏运队并没有离开辽宁,而是从沈阳迁到了盘锦,我们也是无奈之举。”
 
    “我们在沈阳5年多的时间,基本上都是俱乐部在独立运营,跟外省球队能得到支持相比,我们始终在自己坚持。”
 
    “在坚持和生存面前,我们只能选择生存”
 
    “我们不想离开沈阳,但作为一个小俱乐部,我们要考虑生存的问题。没办法,为了生存只能去盘锦,如果别的城市能给我们这么大的支持,我们也可能搬迁到别的城市。”
 
    感佩!说到比赛宏运人总是含糊其辞,说到钱,说到生死,宏运人如此磊落和明了。
    
    没错,就差这3000万。要知道这3000万占到了宏运俱乐部每年投入资金总额的2/3;
    
    没错,不止这3000万。这3000万仅仅是“邀请费”,还没算冠名和广告钱呢。据了解,盘锦方面已经告诉宏运,当地有不少企业要冠名赞助。还有一系列的免费大单:场租费要免,保安费要免,吃住行全免......据说这个大单怎么也要在500万以上。
    
    还有一个景象就是,辽滨新区很可能会像沈阳的马路湾,猛然间矗立起了宏运的项目。
 
    且不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抛开足球,谁要是个商人,谁都会做这笔天上掉馅饼的买卖。宏运就是个商人,而且自己说了是个小俱乐部,也就是说是个小商人,更抵抗不住这样的诱惑了。
 
    当然,要做成这笔买卖,首先要用足球这个概念,因为足球概念大,号召力和影响力强,特别是辽宁足球在辽宁。
 
    盘锦方面正是看中了这个概念。盘锦马上要庆祝建市30周年,辽滨新区快成了鬼城,红滩体育中心开完了全运会就剩下每年的维护了。这一系列庆贺、拯救和维持的事变成了政绩里的难题,而辽足这个概念让盘锦方面看到了解决难题的希望,而对于财大气粗的盘锦,3000万怎么支出,是广告费还是维护费,就不是什么难题了。
 
    要做成这笔买卖,还必须抛开足球。因为足球这个概念是和足球土壤、足球市场和足球文化紧密相连的。隔断了这份联系,足球就难以发展。而这笔买卖不隔断这份联系,就成交不了。
 
    盘锦方面对此应当考虑的不多,因为他们要的是辽足影响,而不是足球本身。事实上,本篇能无数次提到盘锦,盘锦就已经赚了。
 
    宏运对此考虑的就更少了,因为当初就是“硬拉马上套”;因为他们早已认定正常运作足球产业根本挣不到钱;因为他们一直在算计投入产出比;因为他们没有为辽足的未来规划得更远,所以,看似极不正常的“舍大取小”的做法,对于宏运就是正常的欢天喜地了。
 
    由此,宏运的坦率让我们理解,宏运的无奈让我们祝福,宏运能在沈阳坚持了5年,让我们感到难能可贵。
而无数辽沈球迷的顿足捶胸,就变成了旷野中的北风,凄厉而悲凉。
 
    辽跑跑最终会跑向哪里?
  
    “到处流浪...啊啊啊...”辽足的这次搬家让我们想起了《流浪者》里的拉兹,愤懑和悲伤在热爱辽足的球迷中持续地蔓延扩散:
  
    “爱上辽足,注定是一场苦恋。”
     
    “这是要打通盘锦市场了 沈阳的地霍霍差不多了 开始霍霍盘锦去了 盘锦的朋友别以为是啥好事 青年大街和马路湾的楼宏运盖多长时间了 瘦驴拉硬屎”
 
    “我是盘锦人,但我不希望主场挪到盘锦,那里球迷氛围不如沈阳强烈,而且辽滨那体育场离市区太远,在沈阳你晚上还可以做地铁回去,但在盘锦怎么回去还真是个问题”
 
    “搬就搬吧,自从默契球之后,对辽宁宏运已经无爱了”
     
    “现在看来球迷就是狗XX,俱乐部就是个屁,什么球迷底蕴,什么球迷文化。这两年好不容易在铁体稳定了,现在又折腾了,宏运你就糟蹋辽足吧”
  
    “宏运滚蛋,辽足留下”
 
    辽沈球迷之所以发出如此撕心裂肺的怒号,是为他们曾经跟随辽足到处流浪而感到痛心,是为即将开始的流浪而感到爱无所在。
    
    当我们看到下面两个列表时,我们会无限同情和敬仰我们球迷爱的执着;我们会无比惊诧和珍惜辽足顽强的生命力:
 
    辽足主场列表
 
    1997年 抚顺
    1998年 大连
    2002年 北京
    2005年 鞍山
    2007年 锦州 
    2013年 葫芦岛(足协杯临时)
    2014年 盘锦(待定)
 
    辽足冠名列表
 
    辽宁远东
    辽宁新世界
    辽宁航星
    辽宁双星
    辽宁天润
    辽宁抚顺健力宝
    辽宁抚顺双菱
    辽宁抚顺特钢
    辽宁波导战斗
    北京三元
    辽宁中顺汽车
    辽宁中誉
    辽宁盘锦...
 
    面对这两份列表,相信宏运人会说,怎么样,我搬家是有遗传基因的,而且5年我们没搬家,我们做得够稳定的了;
 
    面对这两份列表,相信辽沈球迷会说,我们真不愿回顾那心酸的流浪史,我们只想问一句,辽足为什么总流浪?辽足到底会走向何方?
  
    辽足为什么总流浪是有一个逻辑递进的因果关系的。
         
    辽足流浪的根子是资本太厚。本来辽足是中国足坛第一个走进市场的,辽宁东药队是中国第一支企业冠名的甲级队。然而,由于辽足携十冠王光环,拥无数优秀梯队的资源,辽足的雄厚资本竟然变成了走向市场的沉重包袱,要价高,不放权的官办足球成了辽足从专业足球转变职业足球的绊脚石。于是,当职业化大潮涌来的时候,辽足差点被淹死。
 
    辽足流浪的根子是土壤太厚。辽足赖以生存的人才土壤和市场土壤,毫无疑问是沈阳和大连。当这两个足球土壤极其深厚的城市,分别另起足球炉灶的时候,辽足被架空了,所拥有的诸多资源也随之四散而去。
 
    辽足流浪的根子是老板太穷。辽足命苦,自打卖身以来,就一直也没遇上鲁能和国安这样稳定的国企和财团,更不用说许家印、王健林那样阔绰的老板了。辽足的老板,要么是来变戏法的,要么是赶鸭子上架的,即便是赵本山也就是个站站脚,助助威。不用说什么真心,到手了就想着生存,于是,就只能边卖血边讨饭了。
 
    辽足流浪的根子是球迷太痴。本来辽足还有几次改名换姓,远走他乡的机会,可辽足的球迷太庞大、太痴情,让每人领导都不敢做出除名的举动。人们不会忘记辽沈球迷在省政府门前请愿的场景,今天看来,那不叫震撼,而叫顽强。既然顽强,那只能顽强地流浪。
 
    无论是在专业化向职业化转变的时空上,还是在省级足球向城市足球转变上,辽足是脚步迟缓,身份尴尬;无论是辽足的命苦,还是球迷的痴迷,辽足是无奈缠身,得过且过。如此地“无论”下去,辽足亦将如此地流浪下去。或许有人收养,但需改名换姓;或许悲壮地死去,但光辉永存!
 
    后记:
   
    不会是辽足永久的主场,辽足更不会成为盘锦的市级队。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盘锦对辽足的盛邀,不是市场行为而是政府行为,换届了,辽足也该换地方了。
 
    辽足频频主场搬迁,成就了世界足坛罕见的一景,中国职业球队频频易主改姓,翻开了世界足坛吉尼斯记录崭新的一页。
 
    一切源于我们职业化的路太短;一切源于我们俱乐部功利色彩太浓;一切源于我们行政足球还在执迷做崇。
 
    这一切的一切和外面的世界太不一样了,只有一种东西是一样的,那就是我们球迷对足球的热爱。(文/蒲家齐)

汇鑫赛事分析网&专业竞彩分析网站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球迷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