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员状告中乙球队欠薪 曝停电停水停伙最终弃赛

文章来源:新浪体育  微博话题:#辽宁足球网#

网站编辑:东大小超  发布时间:2012-12-23 11:20:58 

关键词:刘帅 中乙联赛 [JRS直播] [JRS直播推荐]

  新浪体育讯 《圣经》中“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写有:“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走。”对于23岁的刘帅而言,他在2012赛季效力于中乙深圳名博俱乐部所经历的一切,属于“凡没有的”这一类。他不仅个人遭遇了欠薪、受伤、被窃等闹心事,还与队友们共同经历了停电、停水、停伙直至最后一轮弃赛等悲催事件。昨日,刘帅在接受新浪体育采访时回顾了这个不堪的赛季,而为了维护自身权益,他已通过劳动仲裁的方式状告深圳名博俱乐部欠薪,预计月底就会收到裁决书。
 

  一个赛季只领到一个半月薪水
 

  2012赛季初,与深圳红钻还有两年合同的刘帅以租借的方式加盟中乙深圳名博俱乐部,这也是他自己的决定,刘帅回忆:“如果我留在红钻队,估计我一年最多只能打10场比赛,如果去名博,我可以踢30场球,我没想过要赚多少钱,因为名博的工资收入与红钻相差很远,我只是一心想多踢一些比赛。我当时认为,乙级联赛的水平与中甲预备队相当,与其踢中甲预备队,还不如踢乙级队,就名博的人员配备来看,我认为还有冲甲的机会,所以我决定加盟名博。”
 

  “多踢比赛”,这是刘帅加盟名博的初衷,没想到,残酷的现实击碎了他的单纯愿望,到了联赛末段,因为遭遇严重欠薪,他不得已违背初衷、与队友们拒绝参赛。
 

  “整个赛季,我和队友们只领到一个半月的工资,几名主力队员被拖欠大约二、三十万元的薪水,我们没有比赛奖金和津贴,只有工资和出场费。欠薪从五月份开始,我们六月份就与俱乐部交涉,但俱乐部一直采用拖字诀。到了六月底,传闻有新东家接手,听说新的广西老板会收购球队还会结清欠薪,在那时,队员们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新东家身上。”
 

  新老板吹水 负责人互推
 

  名博成立之后不久,俱乐部主席余怀英策划了一些商业比赛,而一家广西企业表达了兴趣并将106万押金汇到名博帐户之下,随后,商业比赛因故被取消,广西企业向余怀英索要106万元押金却被告知俱乐部没钱、只能归还6万元。此后,做为清偿债务的一种方式,名博将51%的股份转给广西企业,刘帅认为,这家广西企业其实无意收购俱乐部,他们所谓入主俱乐部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回那100万押金。
 

  刘帅透露:“广西那边派人来深圳之后,第一天见队员时,给我们每个人发了几百块钱的红包,当时,我们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广西新东家身上,后来发现,他们无心搞足球,他们持股的目的只是为了拿回那100万押金。广西方面的人说,他们的老板很牛,如何如何有钱,简直比许家印还牛,说许家印买飞机还要找他。球队开会时,我站出来说,不管你们老板多牛,先把钱发给我们再说。后来,我们慢慢知道,这个新东家也不靠谱。”
 

  之后,关于球队欠薪的事情就没有了下文,而新老股东及负责人之间互相推脱责任,直到最后球队宣布解散,球员们仍不知该找谁来解决欠薪问题。
 

  刘帅气愤地说:“搞球队的人,不管你们持股人之间有什么争执,是个男人就该站出来,把事情说明清楚!可是他们全都在回避!我给余怀英打过电话,他总不接听,几天前,我换了一个新号码打给他,他接听了,我说想和他见面聊聊,他说人在香港且很忙,三天后再回电话给我,可是,他根本没给我回电话!我给领队朱彪打过电话,他接听了,我告诉他,如果年底依旧拿不到钱,我就让90多岁的奶奶在他家过年。”
 

  停电停水停伙致弃赛
 

  广西企业的“入主”并没有给深圳名博队带来任何实质利好,相反,球队的境况日益窘迫、雪上加霜,俱乐部不仅无力解决欠薪问题,甚至无法支付球队的日常开销,包括驻地的租金和水电费、伙食费等,队员们不仅没水洗澡,没钱吃饭,还没地栖身,大家不得已搬到办公室打地铺,有的人睡在按摩床上。
 

  对于这一段不堪的回忆,刘帅都不愿过多提及:“当时队里有一些18、19岁的小队员,他们每次向家里要个五百、一千,维持不了多久,因为在深圳吃顿饭都要二三十元,还有一些球员不愿向家里要钱,他们只好省吃俭用,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方便面,而且是在比赛日的时候,他们在赛前只是吃方便面来充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和女朋友就会买一些面包、烤鸡之类的食物带给大家。”
 

  由于交不起球场的安保费,深圳名博的主场比赛只能封场,即不让观众入场,到了联赛末段,球队的生存状况依旧看不到任何改善的迹象,球员们得不到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队员们心灰意冷、无心参赛,到后来连凑齐11人主力阵容打比赛都变得很困难。
 

  刘帅透露:“我们在南昌打完客场比赛后,俱乐部只给球队安排大巴回深圳,绝大多数队员都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汽车返回深圳,只有我和个别队员用积累的飞机里程换了机票回深圳,也相当于我们自己掏钱回深圳。最后几场比赛,球队没有什么经费了,去客场比赛就只凑齐了11人,加上一个教练和一个领队,有时连11人都凑不齐,临时打电话给队员,让他们坐火车到客场。听说球队的客场费用也是东拚西凑,有的是从足协那里拿的。”
 

  9月28日下午3点,是中乙联赛最后一轮深圳名博在东莞客场挑战广东青年的开场时间,但是,由于名博队员对俱乐部管理层的言而无信失望之极,他们最终选择了弃赛。刘帅称:“在最后一轮比赛之前,俱乐部答应分给每个参赛球员五万元,可是,等大家打完之后发现,俱乐部又一次食言,他们从未兑现过承诺,一次又一次,谁还敢相信他们?教练给我们做工作,让我们坚持打完最后一轮,但是,他们的话,已经没有人愿意相信了,我们从希望、失望再到绝望,在此之前,队员们的表现已经够职业了,但是俱乐部呢?放弃比赛是全队的无奈之举。”
 

  状告俱乐部 质疑足协注册漏洞
 

  虽然深圳名博队已宣告解散,但是俱乐部的主体资格并没有被注销,在屡次向俱乐部讨薪无果的情形下,刘帅决定采用法律武器为自己维权,10月底,他通过劳动仲裁的方式状告俱乐部欠薪,今年12月底之前,刘帅有望收到裁决书。
 

  “我走了法律程序,这个月底会有一个说法,我以个人名义举证状告名博俱乐部欠薪,俱乐部曾给我打了一张欠条,涉及今年八月份之前的欠薪,但是,俱乐部实际欠薪金额已经超过欠条上的数字,我在劳动局申请仲裁时,是以俱乐部与我签定的劳动合同为依据,这并不包括他们口头承诺的数字。我被欠薪30多万,另外 ,我在客场打比赛前丢失了项链和手机,损失也很惨重,加上我在比赛中受伤,自己垫付两万多元的手术医疗费都还没有全部报销,这是让我对俱乐部非常不满的地方。我只有通过法律方式来维权,拿回我应得的。”
 

  刘帅透露,他的许多队友在球队解散后回到各自家乡,他们讨薪无门,只好选择放弃维权,对此,刘帅除了谴责相关责任人的不负责之外,还质疑中国足协的注册漏洞:“这些所谓的投资人都是不负责任的,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利益而不顾球员的利益,归根结底,这也反应了中国足协的注册漏洞等问题。乙级队的注册门槛太低了,只要向足协交50万元保证金就可以申请注册,照这样说,我也可以向朋友借50万注册一支乙级队。我认为,中国足协应该事先调查一下投资人的资信,尽量避免类似事情的发生。”
 

  刘帅承认,2012年是他的背运年,他不仅遭遇欠薪,还经历了面部手术以及客场丢失贵重个人物品等“劫数”,这些遭遇让年轻的刘帅过早经历了人生的不如意以及人性的阴暗面,不过,他说这未必是件坏事,“人们说,吃亏是福,通过今年这些不顺的事情,我会看清很多人和事,一开始,我会怨恨,甚至后悔自己是否选错了路。但是,现在我看开了,学会珍惜眼前,重新回到红钻之后,我比以前更努力。我和主教练特鲁西埃也交流过,我承认以前确实年轻气盛,经过这些事情后,我比以前成熟了,心智上至少成熟了三四岁。”(文莉)

汇鑫赛事分析网&专业竞彩分析网站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球迷商城